他们想长得更长因此需要定期博彩咨询

    他们想长得更长因此需要定期博彩咨询

    发布日期:2017-06-17 18:43 浏览次数:
        “马航”又出事了,这回不是失联,而是确信被击落了。而且它是又涉及到一个近年来一直让人敏感的国度——乌克兰。
     
        记得当初为了捋顺克里米亚的历史脉络,曾经专门购买、借阅了涉及乌克兰的专著,包括保罗.库比塞克的《乌克兰史》、李姬花、柳德米拉﹒斯吉尔达的《乌克兰研究》、林志华的《转型经济的所有制改革模式研究:以乌克兰所有制改革为视角》等好几种书籍。陋文《回望克里米亚》著后,趁着记忆尚未湮灭,枯坐家中闲来无事,曾经将乌克兰的历史也规整一番,本意是留待自己日后阅读时,可以简洁清晰一目了然。现在又逢马航在乌克兰被击落的事件,干脆贴到网上,与朋友们一起共同回味乌克兰沧桑。
     
        ——【文前碎语】
     
        乌克兰,在乌克兰语中为“Ukraina”,意为“在边缘”或“边疆”的意思,此名起源于之时,乌克兰这片土地早已几易其手,欧亚大陆交汇处列强纷争的一方宝地。
     
        公元9世纪60年代,罗斯王国诞生,首都为基辅,史称“基辅罗斯”。这是一个斯拉夫王国,同时也是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其遗留的语言、宗教、艺术、建筑等文化遗产,乌克兰的痕迹已然清晰可辨。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也称基辅罗斯是他们的祖先,然而定都基辅的原委,现代乌克兰无可置疑地宣称基辅罗斯是他们的祖先。
     
        最早记录乌克兰这片土地的,是荷马史诗《奥德修记》中,称之为“基麦里人的地方”。此后记载比较多得是“斯基台人”,有记载说先知“耶利米”评价其为“残忍无情”“吞噬收成和面包”,并且“吞噬你的儿子和女儿”的北方民族。当斯基台人衰落下去,另一支讲波斯语的萨尔马提亚人主宰了这块土地,这也是一个信奉凶猛武士的民族,他们曾经通商到过中国,一部分哥萨克人自称是他的后裔。
     
        尽管这里出现出这么多的文明,但现代意义上的乌克兰却绝非与这些有瓜葛,事实上,他们承袭的是斯拉夫文明,确切的说,他们起源于东斯拉夫人。斯拉夫人最早定居于今天波兰和西乌克兰的喀尔巴阡山,到公元7世纪开始向着新土地巴尔干、俄罗斯殖民,伴随着迁徙途径不同,根据语言的发展划分出西斯拉夫(波兰、捷克)、南斯拉夫(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和东斯拉夫(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史学家将斯拉夫人和斯基台人归为诺亚三子雅弗的后代,大洪水之后,形成安特部落联盟,占据大地的北部和西部,作为其最大的部落,波利安部落于482年建立基辅城,并与君士坦丁堡的希腊拜占庭帝国有直接联系,同时,他们熟知并且信仰基督教。
     
        安特部落联盟在602年被统治中东欧大部分地区的突厥部落阿瓦尔人击败,残存在南部的斯拉夫部落被突厥民族卡扎尔人征服,在北部的被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瓦兰吉人掌控,就此,今天的乌克兰境内没有任何经济文化经济的苗子。好在,东斯拉夫文化特性没有泯灭,直到11世纪,全欧洲最为先进的大公国“罗斯”成立,基辅也迅速成为这个时期的欧洲文化中心。
     
        关于基辅罗斯的缔造者,史学家主要观点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或维京人。当地土著将瓦兰吉人赶走,来自瑞典的三兄弟被请来管理这片土地,长兄留里克(死于879年)统治诺夫哥罗德(在今天俄罗斯西北部),那个地方被唤作“罗斯的土地”。诺夫哥罗德贵族迅速沿第伯聂河顺流而下,成为基辅波利安人的统治者,皈依基督教。留里克死后,他的小儿子奥列格(在位879~912)统一罗斯,确立基辅为首都,自立为基辅大公,开创了以其父名字命名的“留里克王朝”。这是乌克兰历史上最早记载的领袖人物。他的妻子奥莉加(在位945~962)在摄政其子斯维亚托斯拉夫期间,也颇多功绩,与战功卓著的斯氏一样,成为历史上评价很高的人物。
     
        关于基辅这个城市的形成,有传说是:古代斯拉夫部落传奇英雄基、谢克、霍利夫三兄弟和妹妹列别齐沿第聂伯河驾舟而来,在河边建立了一座城市。为纪念兄长,将此城命名为“基的城市”。随着基辅罗斯的崛起,这座城市被誉为第聂伯河上的“帝王之城”。基辅罗斯奠定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东斯拉夫民族的文化基础,俄罗斯人也认定基辅是俄罗斯人文化的发祥地,这座城市由此也被称之为:“俄罗斯诸城之母”。
     
        罗斯的黄金时代出现在斯维雅托夫斯基的小儿子弗拉基米尔(在位980~1015年)统治时期。他考察了诸多宗教,对伊斯兰教割礼和禁食猪肉和饮酒不以为然,认为饮酒是“罗斯人的乐事,离开它我们没法活下去”;而犹太教是没有国家的民族的信仰;天主教礼仪太多严格,最终,拜占庭(希腊)帝国信奉的基督教成为了他们的国教(后宗教分裂时成为东正教)。他迎娶拜占庭公主安娜为妻,加强了与拜占庭的联系。在他手中,罗斯的土地迅速扩张,一跃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国家。它的疆域包括了喀尔巴阡山脉、圣彼得堡、莫斯科。后世称其为弗拉基米尔大帝。他之后,他的儿子雅罗斯拉夫(在位1036~1054)经过一番政治动荡,继承大公宝座,他执政期间,是罗斯历史的巅峰,他自己也被后世誉为“贤者雅罗斯拉夫”。
     
        令人感到不幸的是,雅罗斯拉夫死后,基辅罗斯的黄金时代宣告结束,虽然此后有过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在位1113~1125)的中兴,一部分基辅荣耀被重拾,但那好时光也转瞬即逝,此后近百年的动荡和分裂,大伤罗斯的元气。直到1237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给了最后致命一击,1240年基辅城被毁,随着基辅大主教于1299年迁往弗拉基米尔城,再转迁到莫斯科。基辅罗斯彻底被终结了。
    他们想长得更长因此需要定期博彩咨询
        1349年,加利西亚—沃伦王公丹尼洛曾经获得教皇英若森四世的支持,意欲赶走蒙古人重振基辅,到他的孙子尤里甚至又自称“罗斯国王”。然而随着波兰的威胁对加利西亚加剧,沃伦划入立陶宛的统治版图,最后一个罗斯政治实体宣告终结。15世纪初,莫斯科公国的崛起,并承袭了罗斯的文化体系,一跃成为最大的斯拉夫国家,他们宣称俄罗斯是正宗而唯一的继承者。对此,乌克兰人不予认同,他们将自己的祖先认定为波利安(基辅罗斯)人,其后发展为“鲁塞尼亚”人。
     
        自从1240年基辅城被毁,蒙古人成为这里的主宰者,但是蒙古人对这座城没有兴趣,转而继续前行,基辅沦为废墟。觊觎这片土地的立陶宛人趁虚而入,在击退日耳曼骑兵团后,先占据了今日的白俄罗斯,继之在14世纪40年代推进到乌克兰境内,奥利格尔德大公宣布“罗斯的一切都必须属于立陶宛人”。
     
        从1240年到17世纪60年代的400多年时间里,乌克兰大部分时间分别处于立陶宛与波兰的统治之下。先期的立陶宛合并鲁塞尼亚,不偏于掠夺,更多于怀柔,包括承认语言、宗教和贵族利益;之后的波兰偏于强权统治,受到当地民众的更多抵抗。公元1385年年仅11岁的波兰女王亚德维佳与立陶宛大公亚盖洛协议结婚,史称“克列沃联合”。这片土地上包括亚盖洛大公所有的人民够改信天主教,作为回报,立陶宛和鲁塞尼亚领土被并入波兰。由于打压非天主教徒,信仰东正教的鲁塞尼亚人,造成领土分裂,波兰人的入侵,又造成新的征服。
     
        此时的东方,莫斯科公国崛起,他们自诩东正教徒的保护人,于是,不满波兰亲天主教政策的乌克兰东正教徒转而寻求莫斯科的帮助,大批贵族逃亡莫斯科。而此时自称“全罗斯统治者”沙皇伊凡三世的领导下莫斯科公国觊觎周边领土,唆使受土耳其人支持的克里米亚汉国的鞑靼人不断侵入乌克兰境内,包括将基辅几近摧毁。
     
        16世纪,立陶宛国力明显衰落,在战场上不断输给莫斯科,求助波兰。克列沃联合,两国拥有一个君主,但立陶宛高度自治。此刻波兰趁人之危,提出合并成为一个政治实体,立陶宛与鲁塞尼亚领导人无奈,在1569年正式“卢布林联合”,历史上的“波兰—立陶宛共和国”诞生。一个权利受限的君王,一个由贵族选举组成的议会,议会推举国王、统一制定法律和收税、使用单一货币、执行一种外交政策,一个当时先进体制的政权成立,它当时是欧洲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最强盛的国家,乌克兰现今的版图,除了克里米亚都属它的领地。他不断击败莫斯科,1610年,波兰国王西格蒙德三世的儿子甚至成为莫斯科沙皇,当然这个沙皇很短命,1613年被米哈伊尔﹒罗曼诺夫取代,罗曼诺夫王朝一直到十月革命才被布尔什维克所推翻。
     
        没有制约的权利,造就了“贵族的天堂”和所谓“贵族民主制”。贵族拥有的权利,形成各个独立王国,他们不听命于来自克拉科夫的政令,权势大的贵族享有立法的个人否决权,共和国的议会最终瘫痪。
     
        波兰当局命令所有鲁塞尼亚人加入天主教,在政治上和实际操作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加上它的横征暴敛,造成占共和国人口总量四分之一的鲁塞尼亚人民不聊生,教民暴乱,甚至造成新任命四位天主教主教中的两位又改回信仰东正教。兄弟协会负责人摩尔多瓦人彼得罗﹒莫吉拉担任基辅大主教,他答应波兰国王予东正教的妥协,同时在教会中保留了东正教文化。历史上此人被斥责为拉丁化的帮凶,同时也被誉为鲁塞尼亚(乌克兰)传统的开创者与复活者,大多数乌克兰人有了区别于罗马和莫斯科的宗教认同感,而东正教也在共和国里存活了下来。
     
        波兰—立陶宛共和国与俄罗斯、克里米亚交界的边缘地区,第聂伯河下游沿岸的荒原地区,哥萨克人崛起。哥萨克不是专门的民族,他们由逃亡奴隶、宗教难民、普通罪犯和一部分不满现状的贵族所组成。他们占据了富庶地区边缘的边缘土地,Ukraina“乌克兰”(意为“在边缘”)这个名词由此诞生,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自由生息,成为渔民、农夫和狩猎者,当然主要还是土匪。波兰当局和俄罗斯当局也充分利用他们袭击掠夺南部鞑靼人和土耳其人,几十年后,他们成立自己的管理机构“塞契(‘要塞’之意,Sichs)”,主塞契设在扎波罗热(意为“石滩以外”),拥有自己的议会“拉达(今天的乌克兰议会就是这个名称)”,它的领导人称之为“盖特曼”,这里向所有男性教徒开放,禁止女性进入。
     
        历史上的哥萨克已经拥有今天的“乌克兰自由斗士”美誉,现代乌克兰人眼中,他们与美国西部牛仔一样,富有传奇色彩。然而,事实上哥萨克不是现代意义上乌克兰人,它并非乌克兰所独有的,也并非专门的种族共同体,包括在俄罗斯等地都存在,与传统的“鲁塞尼亚人”不是一个传承的概念,他们主要还是信仰东正教的斯拉夫人构成的,他们的主要使命就是抗击天主教波兰人、伊斯兰鞑靼人和犹太商人。他们曾经帮助波兰打击过俄罗斯人,也曾经帮助土耳其人战败过波兰人,甚至也一度将战火燃烧到伊斯坦布尔郊外。不按常理出牌,不时的临阵倒戈,波兰人、俄罗斯人和土耳其人都吃过他的苦头。
     
        波兰贵族认为:“哥萨克们就是我们国家的指甲。”可是,哥萨克人并不是很容易被征服的,1648年,乌克兰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盖特曼——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领导一场最大规模的哥萨克起义。赫梅利尼茨基生于鲁塞尼亚贵族家庭,早年受教于耶稣会学校,后又服役于波兰军队。他埋头经营自己的家业,虽然成为哥萨克在册成员,却保持距离避免卷入纷争。直到一个波兰邻居抢了他的庄园,杀了他的小儿子,抢走儿子的未婚妻,当地法院和华沙参议院偏袒对方,得不到公正的他被逼上梁山,愤而逃入塞契,被选举为盖特曼。随之向波兰政权发起冲击,一路胜站,1649年建都基辅。
     
        由于同盟军鞑靼可汗的出卖,此后的赫梅利尼茨基屡败,虽然在巴托格战役中再次获胜,但已无力筹备一场对波兰王国的决定性胜利。此刻,他转向寻找外部世界的支持,与正想西扩势力的俄罗斯一拍即合,1654年1月,在基辅附近的小城佩列亚斯拉夫,赫梅利尼茨基接受俄国沙皇对乌克兰的统治权,《佩列亚斯拉夫协议》的签订,让曾经是欧洲边缘小国的俄罗斯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大国,并迅速成为东欧的主导力量,能够抗衡当时欧洲大陆主要军事力量波兰和瑞典。而赫梅利尼茨基也于1657年在哥萨克人内部争斗与叛乱中病逝。
     
        赫氏辞世之后,他的继任者盖特曼伊万﹒维戈夫斯基曾经与波兰妥协,在1658年签订《加佳奇协定》,预备成立从属于波兰的独立公国,俄罗斯为此出兵干预,却败于战争。但维氏被同僚斥之为向波兰出卖了哥萨克,最终叛逃波兰,赫氏的儿子尤里当选盖特曼。俄罗斯与波兰签订《安德鲁索沃条约》,俄罗斯占据左岸,波兰得到右岸。赫梅利尼茨基被视作本欲为乌克兰统一与独立而奋斗的英雄,实则最终导致的是乌克兰的分裂,也导致俄罗斯对其最受压迫的统治。
     
        波兰掌控的右岸乌克兰、扎波罗热塞契享受着自治,17世纪后期哥萨克盖特曼控制的领土只占赫梅利尼茨基时期的1/3,行政首都在基辅东北部的巴图林,被沙皇称为“小俄罗斯”,而当地一些百姓称之为“乌克兰”,字面意思就是“在边界上”,这是“乌克兰”第一次被用作该片土地的名字。
     
        后赫梅利尼茨基时代最大一次起义是盖特曼政权起来反抗俄罗斯的统治,领导人是伊万﹒马泽帕。马泽帕是俄罗斯彼得一世的好朋友,并且在彼得一世的扶持下,拥有广袤的领土,成为欧洲最富有的人。1700年俄瑞“北方大战”,面对瑞典人优越的军事技术,哥萨克屡尝败绩,1705年彼得大帝向哥萨克军团指派俄罗斯和德国军官,被歧视的“落后的哥萨克人”人心涣散,1708年沙皇拒绝帮助乌克兰抵御瑞典人的盟友波兰人,马泽帕选择与瑞典结盟,俄罗斯谴责马泽帕是“新犹大”,派兵镇压,占据哥萨克首都巴图林、摧毁扎波罗热塞契。6月,俄罗斯在波尔塔瓦战役中击败瑞典人和哥萨克人,这是欧洲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战役,彻底粉碎了瑞典人称霸北欧的企图,使俄罗斯的势力扩张到波罗的海沿岸。查理十二世与马泽帕逃到奥斯曼帝国控制下的摩尔多瓦,马泽帕于1709年9月在那里去世。
     
        马泽帕起义失败后,盖特曼政权被并入俄罗斯帝国,俄罗斯人成为哥萨克军队的最高指挥官。1722年沙皇成立由俄罗斯官员组成的小俄罗斯部与盖特曼分权,哥萨克军队被调往北方,协助建设彼得一世的新都圣彼得堡。到1785年,盖特曼政权被废除取缔,凯瑟琳二世继承了彼得一世的政策,击败了奥斯曼人,也彻底废除了乌克兰人的自治权。对马泽帕起义,李斯特做过一首诗,维克多﹒雨果做过一首颂词,拜伦爵士也留下过精彩的诗篇。
     
        1772年,俄罗斯哥萨克首领叶梅连﹒普加乔夫在南俄罗斯起义,扎波罗热人为其提供支持,1775年扎波罗热被俄罗斯军队摧毁,塞契被夷为平地,哥萨克首领被放逐到西伯利亚,扎波罗热领地成为俄罗斯贵族、德国、塞尔维亚拓荒者瓜分。1774年,鞑靼人的保护国放弃对克里米亚的主权,1883年凯瑟琳二世宣布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与此同时,俄罗斯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瓜分波兰—立陶宛,到1795年该国从地图上消失,俄罗斯占据了其中62%土地,其中包括今天乌克兰的绝大部分。凯瑟琳二世以及后继者以赠送4000英亩土地的政策吸引贵族和军官,让人们再次开发“新俄罗斯”,而那些贵族和军官则使用一周工作两天工作日,来鼓励俄罗斯和乌克兰农民予以屯垦,由此,曾经的边疆乌克兰成为了俄罗斯乃至整个欧洲的粮仓。
     
        自此以后,乌克兰就一直被视为俄罗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十月革命前夕,乌克兰自治声浪一度兴起,到十月革命,乌克兰中央拉达领导的军事力量帮助布尔什维克党战胜忠于临时政府的军队,临时拼凑搭建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政权。忠于列宁的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协同俄罗斯苏维埃军队向基辅开进,基辅的工人学生也举行起义,乌克兰共和国投靠德国,然而它的社会主义体制不为保守的德国所容纳,短短不到一年,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沦为战败国,乌克兰共和国也随之瓦解。乌克兰被奥地利占据的残存部分领土,也在乌克兰与受到协约国支持的波兰的纷争中,通过苏维埃俄国的帮助,与乌克兰合并。又经过乌克兰惨烈的内战,最终,乌克兰布尔什维克党执政,乌克兰宣告独立的梦想也宣告破灭,1922年,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南高加索联邦(包括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和苏维埃乌克兰共和国组成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简称:“苏联”)成立。
     
        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苏维埃乌克兰最终退出苏联,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