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咨询有文风雨对我们的影响就会有限了

    博彩咨询有文风雨对我们的影响就会有限了

    发布日期:2017-06-17 18:47 浏览次数:
        清净自然丹霞龙虎
    博彩咨询有文风雨对我们的影响就会有限了
        与朋友约定,前周先去山东日照,后周即赴江西上饶。去上饶,就是奔着号称兼具“泰山之雄伟,黄山之奇秀,华山之险峻,衡山之烟云,青城之清幽”的三清山而去的。
     
        遗憾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行将动身之际,数日雨水阴绵不绝,朋友相告,此刻去三清山估计会有一定危险。倒是不必改变赣北之行,只需将目的地稍微改动一下,到邻近的鹰潭境内龙虎山,也是一桩不错的选择。2010年8月,龙虎山刚刚与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与浙江江郎山一起,在南美巴西利亚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批准以“中国丹霞地貌”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成为中国第四十个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
     
        龙虎山也是山,雨中山道,难道就会如履平地,难道就会平安无事,不免让人质疑。朋友笑曰,无须上山,就能感受丹霞胜景,而主要的,见我对文化遗产亦有兴趣,龙虎山是中国道教主要发源地,在那里,见景有景,。
     
        由此,我们决定,这就驱车直奔龙虎山。
     
        龙虎山,距离鹰潭市区不过20公里左右,从鹰潭出发,也就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景区入口“上清古镇”。上清古镇依泸溪河而建,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镇子古韵犹在,只是一看就已经是旧貌新颜,长达两公里的古街上多是仿古新屋。然而,就便是新颜,遗留下的长庆坊、留候家庙、天师符、留候第、天源德药栈、天主教堂等景点依旧着曾经的风采。
     
        对中国古代四大名著比较熟悉的人们应该都还记得《水浒传》,该小说开篇第一回,就名谓《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说的是宋仁宗执政期间,瘟疫盛行,洪太尉奉皇上之名到江西信州龙虎山,请张天师出山禳疫。洪太尉没能见到天师,不顾众道士劝阻,打开“伏魔之殿”,放出108个妖魔,由此导致水浒故事的展开。这里所说的信州龙虎山,就是今天的鹰潭龙虎山;这里所说的张天师,就是龙虎山道教第一代天师张道陵的后裔;这里所说的张天师所代表的,就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
     
        道教,承袭于诸子百家中的重要一家——道家。道家代表人物是李耳,又名“老聃”,就是我们知道的“老子”,因为中国古代文字中“李”与“老”同音,“耳”与“聃”同义;我们也知道,老子的思想是“无为而无不为”,他的著名著作《道德经》是中国文化宝库中最为重要的一页。老子去到函谷关时,紫气东来,成为中国后世文化的一个重要基因,文章首句“道可道非常道”为中国后世哲学思想的发展重要依据。五千字的《道德经》书文于函谷关,成文就骑着青牛而去,茫然不知所终。
     
        关于老子的趣闻与传说很多,他的学说被庄周发展,世上并称“老庄”哲学。
     
        到了东汉末年,张良八代孙张陵(又名“张道陵”)研读《道德经》后,著就《老子想尔注》,携弟子王长到云锦山练“九天神丹”,丹成龙虎现,云锦山随之被改称龙虎山。在发展老庄哲学其内涵与精神的基础上,创造了内容丰富的道教文化,其传授弟子三千余众,最终成就了龙虎山道教的第一代天师,也成就为史学界和宗教界公认的道教创始人。近2000年来,历代张天师在此修炼传道,天师道一脉相承63代不衰,龙虎山也就成为道教的祖庭,被誉为“中国道家第一山”。
     
        道教奉老子为祖师。作为本土宗教,其源远流长的历史和博大精深的内涵,在中国哲学史、思想史、天文、地理、音乐、舞蹈、辞赋、绘画和医药学、养生学等等方面的发展,都有独到的历史作用。中国传统文化将儒道释“三教合一”,为中国传统文化主要的思想来源。道教“上标老子,次述神仙,下袭张陵”,鲁迅先生曾经评价:“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
     
        徜徉在泸溪河畔,走过上清宫,走过天师符,走过正一观,浸淫在深厚的道教文化之中,感受着先哲们留下的丰富思想宝库,让人不禁回味,也让人不禁沉思。
     
        不知不觉之中,拔地临空的纵横山峦突兀地横亘在我们眼前,众多山体泛红褐色,诸多峰崖的壁面都是光秃秃的,裸露的岩石轮廓清晰,刀劈斧砍过的一般,这就是地质学上典型的丹霞地貌。有韵味的是,亿万年的地质运动和沧海桑田,造就了各有神似的群山回唱,或狮虎,或果桃,或动物,或植物,千姿百态,栩栩如生,连接起来,甚至可以自己编起几个唯美的故事来。
     
        渐渐地,我们进到天门山的羊肠小道,一边是山竹林顺坡蜿蜒漫无边际,一边是山泉水奔腾而下绝无罢休,正值连续的雨天,那水势怒号汹涌,寻阶跳跃着从嶙峋怪石间露出狰狞。水雾弥漫,烟气袅绕在逶迤起伏的山脊山涧之中。近旁溪流声巨响,远方道乐音隐约,此情此景,悠然想起了南怀瑾先生讲述的广成子修道境界:“至道之精,窈窃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神聚神散,惟觉宛若走进了九天神仙境界。
     
        宗教神奇,道教神奇,之前只是接触皮毛,极少往深处探究。前一阵与朋友聊天,言及正对西藏雍仲苯教发源时的象雄文明感兴趣,还专门买了三本书,准备探究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在此刻,忽然感觉到人类文明太多奥秘,就如那遥远的苍穹,就如那邈远的时空,你可以触摸到她的存在,也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却也许永远不知道她的究竟。或许,物我两忘,或许,天人合一,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最高境界吧。
     
        嵯峨万千的龙虎山,丹霞奇峰美景;清澈明净的泸溪河,狂怒愤威流韵。千百年来,她积淀了丰富的道教文化遗产,为这片婀娜美丽的山水充盈了足够的道骨仙风,也为我们匆忙往来的游者化解了无端的尘世忧患。
     
        耳际,雨声依旧淅沥;身心,神韵趋于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