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咨询就布置在这栋大厦的地下楼层之中

    博彩咨询就布置在这栋大厦的地下楼层之中

    发布日期:2017-06-17 18:46 浏览次数:
        为了读书会的年刊《和风静语》忙忙碌碌。单位暂时一拆为二,相隔两条马路,不断来回奔波了两个来月,约稿催稿,审稿改稿,退稿续稿,终于到了收获的时节。前后一共征集到75篇文稿,约15万余字,除了72篇阅读、旅行、影评、随笔等文章,还包括小说一篇,诗歌一首,组诗一套,编撰工作终告初捷。
     
        在联系等候制版印刷的时间段里,趁着当中的空隙,赶紧悄悄溜去淮海路上的K11大厦,观摩心仪已久却迟迟没空前往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
     
        该特展始于3月7日,将终了于6月15日,尚未开展,就已经在沪上引起轰动。始展初日,从全国各地涌入3500多名莫奈和绘画爱好者,排队的时间达2~3小时之久。面临闭展时间的临近,一直想去却挤不出时间来,如果再予拖延,按常规临近结束之时又将人涌如潮,于是,抽出忙碌的空档,匆匆赶去了。
     
        雨后上海,不失阴凉,恰是出行的好时机。坐着公交车到淮海路,这里,曾经是旧上海法租界的最繁华路段霞飞路,“霞飞”取之法国元帅之名,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法国三军总司令的名字,在有“绞肉机”之谓惨烈的凡尔登战役中挫败德军,保卫了巴黎,也赢得了战争。解放后,这里改称淮海路,是仅次于南京路的上海商业街。当时有说法,南京路是外地顾客云集的地方,淮海路则是上海本地顾客更多,这里的商品大多比较有特色,也相对高档。上海开挖地铁一号线时,这里被破膛开肚,一路绝佳的法国梧桐树都被迁走,虽然还有不少新建的高档商楼,但从此以后,淮海路风光不再也韵味不再,而K11大厦就是这里这样的一座新建高档商务楼,这次由民间资金引进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
    博彩咨询就布置在这栋大厦的地下楼层之中
        莫奈于国人并不陌生。印象派诞生之时,正是吴昌硕、任伯年开创海派画风的时间段,刘海粟先生也很早就撰文介绍印象派的两大发明,就是着色鲜明与户外写生,当时从法国留洋归来的艺术家,几乎多深受印象派的影响。画家吴冠中先生说过:“100年来,中国画家不管是专业,还是业余,都是喝了印象派的奶。”
     
        莫奈,就是印象派的创始人。
     
        记得我在《追逐光与色——记览上海博物馆“克拉克艺术馆藏法国绘画精品展”》一文中就提及莫奈与“印象派”称呼的来源。在这里我简单回顾一下:1873年下半年,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等画家展出“无名画家、雕塑家和版画家艺术协会”的展览,引起法国艺术界的强烈反响,一些大批评家纷纷写文章冷嘲热讽,其中对莫奈和塞尚尤为尖锐,根据莫奈展出的一幅《日出˙印象》,嘲讽性地把这次展览称之为“印象派展览”,由此这个名字成为世界绘画艺术史上一个出彩的符号。
     
        奥斯卡-克劳德˙莫奈出生在1840年的巴黎,祖上没有任何人从事与书香或者艺术相关的工作,如果延伸艺术的范畴,那就是他的母亲曾经做过几天的歌手。5岁时,他父亲带着全家北上勒阿佛尔,开了一个小杂货铺维持全家人的生计。幼小的莫奈没有显示出具有经商的细胞,倒是展露了不凡的绘画天赋。他学习成绩不好,上课也不好好听讲,成天给老师画漫画,而这些漫画乐逗了同学,也赢得了包括老师本人的喜欢,最终,爸爸的小杂货铺也开始出售他的漫画。小莫奈到勒阿佛尔第二艺术学校求学以后,灵动的笔触、活泼的风格,以及随心所欲的画法,让他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漫画家,他的作品在杂货铺里最高价已经卖到20法郎。
     
        勒阿佛尔濒临诺曼底海岸,这里的海水、土地、森林、民居,还有阳光下大海不断变幻着的色彩,给少年莫奈的心灵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同时也给了他很大的启示。在接受了他的启蒙老师,来自巴黎的画家欧仁˙布丹点拨之下,他开始了在诺曼底写生。从海岸破晓天空的娴雅,雾霭的仙韵;到曙光下海潮奔涌,波光如影;从早帆扬升踏着波涛远航,到熹微霞光映衬着教堂的巍峨;从正午烈阳下阳光与天空、流云和大海的嬉戏,到海滩游人踏沙而行;从黄昏太阳陨落天际渐至昏暗,到海岸边来往人影面目模糊;从星辰入定闪烁苍穹,到天空被最终的冷色系覆盖。
     
        若干年后,莫奈说:“我会变成一个画家,是因为欧仁˙布丹让我这么做。”
     
        莫奈一路走来,沿着勒阿佛尔到巴黎,与毕沙罗、雷诺阿、薛斯利、巴吉尔相交;沿着巴黎到枫丹白露,汲取巴比松画派的养料;沿着枫丹白露到鸿弗勒尔,约翰˙巴托德˙容金德最后成就了这位美术史上的杰出人物。莫奈总结为:“容金德是我真正的师父,他给我的眼睛做了启蒙教育”,“他教我如何画,告诉我为何要这么画,然后教给了我许多布丹让我朦胧明白了的知识。”
     
        莫奈的人生中,还有一个贵人不能不提,那就是他的爱人卡米耶(Camille)。
     
        莫奈与卡米耶相识于巴黎,那时的莫奈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此刻的卡米耶19岁。莫奈见到如出水芙蓉的她就深深地陷入爱河,而卡米耶也同时深深爱上这位才子,两人彼此钦慕,彼此爱恋,很快就成婚相濡以沫,婚后也是伉俪情深。当莫奈的父亲知道这个信息后,并不赞同这门婚事,马上中断了对莫奈学习的资助。没有了经济来源,莫奈的生活马上陷入困境,两人靠自己种植土豆和举债度日。甚至没有钱买画布,莫奈毁了自己200多幅画作,再予重复使用。
     
        但是两人的感情生活从未受到影响。感觉像是一位光的贪婪捕捉者,让一缕耀眼的璀璨光束与之紧紧相依偎了。1866年,莫奈潜心作画,激情挥洒,仅用几天,就创作了《着绿衣服的女人》,这幅画又被称之《卡米耶》。这幅画的问世,立刻就入选法国艺术家沙龙,评论家普遍认为“大获成功”,包括著名自然主义作家左拉等都大唱赞歌,为之喝彩叫好。穷极一生遗存的2000多幅作品中,莫奈画人物像少之又少,尤其是女性人物肖像更为鲜见,卡米耶几乎是他作品中的唯一女性模特儿。
     
        记得读到过一篇关于莫奈与罗丹的文章。这两人身上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娶的妻子都叫卡米耶,莫奈以妻子为模特画出成名的传世名作,罗丹也是以妻子为模特,雕出自己的名作《吻》。世间就是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方。令人遗憾的还有一个相同,这两位妻子都没有陪伴丈夫走完人生之路,莫奈的卡米耶在32岁时死于癌症,罗丹的卡米耶则在与之共同生活25年后,离罗丹而去。
     
        莫奈看到了自己的成功,也看到了印象派渐趋成为主流艺术。当时代的法国著名评论家出版过一本《印象派画家克劳德˙莫奈》,这被认为是史上第一部关于莫奈的专著,书上对莫奈的评价是:莫奈成功地把稍纵即逝的印象固定在画布上,而此前的画家们不是忽视了这种瞬间即逝的印象,就是根本无法用笔墨来表现。
     
        成功以后,作为印象主义画派开拓者的马奈、莫奈、莫里索、毕沙罗等各奔前程,继续为自己的人生打拼努力。
     
        中年以后的莫奈,长居吉维尼村。他有一阵会常去诺曼底海岸的艾特达写生。恰为诺曼底人的法国最伟大短篇小说家莫泊桑还专门著文描写过他的工作状态。老年的莫奈则在吉维尼置地建造花园,引水筑池种植荷莲,池边广种各式花卉,还特意修了一座日式拱桥。不同年龄段画出大量的睡莲和日本桥系列作品,晚年莫奈的眼疾导致其几乎失明,都没有影响他的创作,而这些作品都成为他生活情趣与内心写照的一部分。
     
        进入20世纪,富裕的他不需要再卖画为生,他只专注于“这是我最美的作品。”
     
        这次画展共有40幅莫奈绘画原作真迹,包括3米长的《紫藤》,2米高的《睡莲》等代表作;另有12幅其他与之有联系的印象派画家作品,其中包括有雷诺阿《克劳德˙莫奈夫人画像》、《岩石上的沐浴者》等等;还有3件莫奈生前的用具。所有展品,几乎涵盖了莫奈从成长到成熟的经历,所有展品,都无不散发出令人感动的光线、色彩、运动和充沛的活力。
     
        在展室流连徜徉,虽然刚刚痊愈不久的重感冒与连日的工作辛劳让自己倍感疲惫,然而浸淫在艺术的海洋中,内心终究获得的是满满的富足。迟迟不愿抽身离去,但盛宴终将散去,为了不至于回家遭遇晚高峰,还是依依不舍地走出展室,